黄金城最新娱乐网站

文学院

当前位置:  黄金城最新娱乐网站 > 学生园地 > 文学原创 > 正文

五号教学楼——王金贵

发布日期 : 2017-06-05 11:17:05访问次数:次

       

      “咔”,窗外又一道雷,风从窗外急速的吹进来,还带着雨水和泥土的气味。阿力闭眼深吸一口气,感受着这丝丝凉意。他睁开眼,看着教室里仅有的几个人。五楼的自习室本来就人少,大家都不愿意爬楼,今天下雨,人就更少了。
      阿力低下头来看着面前的高等数学,顿时有一种头大的感觉。上课听不懂,下课自己看不明白,好绝望啊。看不懂能怎们办,室友也是和自己状态差不多。看到高数就大眼瞪小眼,一脸懵逼,只能自己对照参考书啃课本。
      阿力挺羡慕那些自制力特别强的人,手机放在眼皮子底下也可以不去瞅一眼。他明确地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事,所以每次上自习的时候他就把手机放在宿舍。为此他还特地买了个手表,虽然有手机,手表的作用消了很多,但是这种情况,手机可是替代不了手表。
     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,自习室里的人一个个的走了。阿力看了看手表,才八点多钟,还能再学一会。阿力又低头开始和高数作斗争了,一道三重积分的题目他感觉自己搞了一个小时。等他搞完的时候,看了看表。嗯?什么鬼,不走了。手表不走了,这手表质量也太差劲了吧,阿力自己嘀咕着。这才买了几天,说坏就坏,还是下雨潮了。
      他朝旁边看了看,没人了?!噢,在自己那列最后一排还有个人。是个女生,要不要过去问一下几点了,阿力纠结着。作为一个机械院的男生,女生绝对是稀有动物,一个班里有两个就不错了。难得有这样的机会,阿力暗暗的给自己打气“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不就是问个时间么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阿力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,走到了女生的桌子前,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:“同学,打扰一下,请问现在几点了?”在这敲桌子的瞬间阿力脑中突然出现了“玻璃杯”的梗,要是这个女生桌子上有个玻璃杯就好了,阿力想着。
      “。俊迸淹诽鹄,摘下了耳机。“你说什么?耳机声音太大,没听清楚。”
      这个女生真漂亮,阿力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呢。用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来形容毫不为过了。
      “那个,我手表坏了,”阿力指了指自己的手表,“我没带手机,想问你一下时间。”
      “哦哦,好的。”女生从桌洞掏出手机,看了下时间。“12点了。嗯?12点了?!”
      “啥?”阿力一听也懵逼了。12点?怎么会呐,他弯下腰来,那个女生把屏幕朝向他。
      “呐,你看,12点没错吧。”那个女生看了看阿力。
      “这不科学。易鲆坏捞饽训烙昧4个小时么?”阿力嘀咕道,“不会是你手机时间出了问题吧,我室友的手机有时候也会时间不准。”
      “说不定,这破手机也早该换了。”女生说道,“那你要回去吗?现在不知道几点,说不定待会宿舍要关门了。”
      这个女生在约自己一起回去吗?虽然只是下楼,也好兴奋呐,头一次单独和女生相处呐。“嗯,我觉得也是。”说完他就回座位收拾东西了。等他收拾好的时候,女生已经站在他的旁边了。
      “收拾好了?我们走吧。”女生说道。
      “嗯,好。”阿力背上书包就跟着女孩走出了教室。他在的这间教室在最东边,东边的门一般都关着,需要走中间大厅的门出去。看来时间真的是挺晚的了,他经过的自习室都关灯了。
       到了走廊的拐角,女生对阿力说“帮我拿一下包,我去一下厕所。”说完把包递给了阿力,阿力接过了包。一会女生从厕所出来的了,对他说:“我们坐电梯吧。”
      “电梯?这栋楼还有电梯呐?我还不知道呐。”阿力憨笑道。
      “噗,你是C大的学生么?这都不知道,再说了,这栋楼那么高,没电梯不得累死啊。”女生笑着说。
      “也是。,那就坐电梯。你在前边带路。”阿力笑着说。
      电梯原来就在西边的那个楼梯口,阿力一直在东边的教室自习,从来都是走东边的楼梯。
      下了楼之后,走到大厅门口了。阿力的宿舍在西边,而女生宿舍都在东边,马上就要分开了。阿力觉得今天这件事挺有趣的,和这个女生挺有缘分的。他就鼓起勇气问了一句“能留个联系方式吗?”女生一笑,给了他一张名片。他就傻笑着目送那个女生走远了,然后才看了一眼名片。“包小姐139xxxxxxxx”,阿力楞了一下,怪不得那么漂亮,原来是专业的。对女生的好印象一瞬间都毁了,然后把那张名片扔进了垃圾桶。
      到宿舍楼下的时候,大门还没有关,但是人已经不多了,看来时间真的是不早了。
      第二天晚上他又去上自习,他想,有电梯了,为什么不坐电梯呐。他进电梯就按了5,但是5按不下去,他又试了好几次,都不行。这是旁边的一个人说“电梯不到5楼。”“不到5楼?我昨天还从5楼下来的啊。”旁边的人都用看傻子的一样眼神看他。那个人又说“你肯定是记错了。”这次阿力没说话,只是低着头。
      到了4楼他就下了,等走到5楼的时候,他去了趟厕所,然后出来的时候看了下旁边的女厕,上面有一把锁,布满了灰尘。

下一条:大伯母——冉勇 上一条:站在废墟上的少年——方鸣宇
黄金城最新娱乐网站-黄金城vip娱乐官网